关不上门

能做到的,一定能。

刷到李慕白×周西宇的拉郎,这可真的是神仙谈恋爱了。


岩井俊二导演可以说是一个很浪漫的人了,把地址发出来让大家给他写观后感。其实《你好,之华》里印象最深的部分是从警察局出来,晨晨在路上跑,不让小姨和小姨夫跟上来那里,哭了。


补综艺看到郭富城脚上的vans和匡威一阵恍惚,天王您可真是太前卫了,我一定是城乡结合部出生的。


子枫妹妹!!明天我去电影院看你,你嫁给我好不好!!!(不好,精神病院是你最终的归宿。

周查无差及衍生 // 旧文自印

刚刚入坑,但圈内文章的质量真的好高,所以忍不住想做自印,收录一些Lofter上的短篇和中篇旧文(因为根本没有新粮。当然要一个个去敲作者,询问他们的意向,然后再做下一步的决定。但这里想先问一下如果一切顺利能做出来的话,有没有朋友愿意入手?有的话就多印几本。(我坚信坑里还是有人的!!(我不要醒来,让我做梦!!

如果要多印可能就会面临一些问题,比如说逆cp或者rps之类的,所以主要目的还是问问大家的想法,探讨一下整件事的可行性,朋友们不要犹豫了快来留言评论吧!!!

最后:有关自印的其他细节问题都会更新在本篇文章里,比如篇目的确定和封设排版(可能的插图)的约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不时来看看。

【原创/百合】月食(2/9)旁观

*百合/3p/娱乐圈
*与现实无关,人物没有原型
*道德底线很低
*2018.10.28 补全第二章的内容。

2.旁观

吴卓霖醒来时手脚发麻,喉咙干痛,全身上下的血管里像有支摇滚乐队在打架子鼓。卧室的窗帘密不透光,她凭感觉掀开被子一边,光着脚摇摇晃晃地摸进书房去找退烧药。她尽量小心地动作,怕吵醒床上的沈清池,她会问自己怎么了,或者直接翻身下地试自己的体温。

不知道什么时候剩在杯子里的白开水已经凉透了,顺着食管流进胃里的感觉像是泛光的匕首划过,吴卓霖吞下药后摸索着跌进洗手间,撑住水池边缘颤巍巍地用温水抹了把脸,接着她滑坐在地,靠着储物柜门好像忽然睡着了。

吴卓霖醒来时头在地上,左手毫无用处地别着柜门上沿,她想坐起来,可骨缝里仿佛有西伯利亚冷风在吹。

恍惚间她觉得有个人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搀着她走回卧室,还分担了她身上因意识模糊而额外产生的重量。吴卓霖想说点什么,可后脑勺已经疼得她没了动嘴唇的力气。

一晚上她反复失去意识又恢复意识,断断续续地觉得恶心、耳鸣以及浑身酸痛。她的眼前不时地亮起光来,光里有橙色的月躲在暖蓝色的云身后,这很奇怪。

哪里奇怪?

竟然还会有人梦见自己的手机屏保。想到这儿,吴卓霖的神智恢复了四成,她需要上班,或者需要请假。她挪动手臂在枕头和被单的夹缝里摸索手机,好一会儿过去,橙色的月和暖蓝色的云突然又在她勉强打开一条缝的双眼前闪了一下,然后切换到了来电界面。

吴卓霖换另一只手把其实就躺在面前的手机放上耳朵,跟怒火中烧的许长建语无伦次地解释说自己已经烧糊涂了。她听到许长建在电话那头叹气,并说,“那等你不糊涂了再来。”

吴卓霖放下手机后再次陷入昏睡,闷在被窝里慢慢地开始出汗,让她整个人一半逐渐好转另一半却更加难受,直到下午六点,平常她吃晚饭的时间,她才终于成功让身体和意识握手言和。

卧室里灰蒙蒙一片,好像才下过雨季的第一场小雨,沈清池不会从剧院回到家,把新鲜的鸡蛋和生菜放在阳台门边,一边问“你是不是又睡了一天”一边拉开窗帘,逆着捉摸不透的光线摸吴卓霖的头,或者揪她的耳朵。

昨天下午吴卓霖把《昨天晚上》的终极预告和年终混剪的终版一起交给音效师做最后的处理,自己早早就回了家。冬天风凉,有时候她会把电动车停在家和工作室途中的某个地方,下车走着走,看看路上的小店,有书店,有咖啡店,也有小吃店,不知不觉就买到了世纪文景的十二月新书,手里拿着挑染绿发的姐姐做的柠檬起泡水,走进说是纯正西安风味的面店;天气不好的时候她也会改坐公交车,坐两站走两站,听听买菜回家的大妈大爷之间闲聊,聊天气,聊儿女,聊超市的折扣,聊被主观臆测占据了绝大多数篇幅的国际新闻。这种时候她很少想起沈清池,想她跟程励峰或者钟黎说了些什么,她的表现是不是足够好,会不会有机会跟钟黎交朋友,那边冷不冷,她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累不累——

想不想吴卓霖。

但她爬下床洗澡、做一人份的晚餐、站在炉具边上吃完的时候,忍不住地就开始想这些。

一并想起的还有分镜本上她为沈清池创作的画稿,那是她一直以来构思过的故事里她最喜欢的一个,她敢把女主角画成和沈清池一模一样的唯一一个,甚至再过两天和钟黎一模一样的另一个女主角也要出场了。那里是接近一百的八十五或者九十,退一步讲也至少有七十,但吴卓霖舍不得让它归为零,真的舍不得。

吴卓霖庆幸自己有打包工程和上传网盘的好习惯,也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地把笔记本和电源都拿回了家。当她想明白睡梦中的手机屏保其实是有人在不停地给她打电话时,她没有给沈清池回电话,相反,电话她不会回了,她打算直接去剧组见沈清池。或许她想见的不只是沈清池,也不只是什么别的人,但她要看看,哪怕看完了还是要清零,她得确定那是值得的。

五点钟她坐上了Z字头列车,一路上看着原野江河,公路楼房,以及路过车站的站台,在过了长江后的一个省会换车,从一列火车上的硬座转移到另一列火车上的硬座。她没忘了吃药,也没忘了和许长建说剪好徐问的定档预告会发邮箱。四十八小时后,吴卓霖的手机耗光了电,但她终于又和沈清池处在同一座城市了。

说来凑巧,吴放乾破产以后,吴卓霖和孙锦就是跟他来到了这个城市。她熟悉这里的空气和光线,甚至熟悉空气和光线里飘荡着深藏着的字字句句,但她其实从没想过回来,这里对她来说,是动荡和拮据,是幻灭和残酷,是自卑和无助,是能给人换个模样的手术刀,一刀刀把她割成吴修。

吴修是她在这里上学时吴放乾给她起的名字,老实说,她不喜欢吴修。

沈清池跟剧组一起住在五湖酒店,吴卓霖去敲她的房门,她不在,倒也不算意外。吴卓霖来这儿完全是一时冲动,虽然她自己不这么想。她决定在门口等一等,把电脑架在腿上重看一遍徐问的《山下》,等沈清池也是等灵感。

但她既没等到沈清池也没等到灵感,而是等到了一个陌生女人,一个不到四十岁、花了心思打扮自己的、或许有点眼熟的女人。吴卓霖想了半天,才敢确定她是钟黎的经纪人孟昂。

她问吴卓霖是不是沈清池的朋友,吴卓霖点点头,对“朋友”二字的敏感已经被时间和空间的巨大跨度钝化了。

孟昂似乎一眼看穿了吴卓霖的长途跋涉,她把吴卓霖领到自己房间,没做自我介绍,转而没头没尾地说起钟黎和刘硕合作的演员工作室项目,说电影圈是如何青黄不接,而沈清池是如何灵气逼人。

“她没跟你说吗?”孟昂笑着问她。

吴卓霖没说话,也许两天前错过的电话让她错过了不少东西,比如沈清池成了钟黎和刘硕签下的第一位演员,她说,“都一样,挺好的。”

孟昂叫吴卓霖坐下,给她倒了杯水。在酒店的暖色灯光里,吴卓霖身上的疲惫开始在肌肉和骨头的夹缝里钻进钻出,甚至让她想吐。她接过水一口喝光,握着杯子站在原地静待下文。

“听她说你是地磁的剪辑师?”

吴卓霖没有回答,孟昂等了一会儿,语气不疾不徐地把吴卓霖家上下三代念叨了个遍,连关狄卫和她跟吴睿霖的女儿岛岛都没放过。

岛岛的大名是关吴生吴卓霖倒第一次听人说,她笑起来,好像被为人父母的偷懒逗乐了,她问孟昂,“我有什么好吓唬的。”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十来年了。”

“沈清池没跟人说过,其实都是我猜的,没想到真猜中了。”孟昂说罢摇摇头,还是笑,像吴卓霖和沈清池的家长一样笑。

她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能沈清池能专心演戏,你别给她添乱。”

“我们的团队小沈和你完全可以放心,你是内行,我唬不了你,但小沈得听话,你也得注意。”

吴卓霖有句脏话卡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上痒得她难受,她没想到经纪人现在竟然都是这么干工作的,把刀架在家属脖子上约法三章。许长建得对吴卓霖的脾气至少负一半的责,脏话她可以咽,但这口气必须记账。

“今天下了戏她和钟黎出去玩了,她说是她朋友说过的一个书店,你应该知道吧?”

去书店的路上吴卓霖想起好多事情,有高中时候的事,有大学时候的事,也有同居时候的事,可怎么想都有些模糊,耳边反复回响起孟昂的话,倒是清楚明白,连她的神态都分毫不差。吴卓霖脚下迟疑,但这没必要,她还是顺着记忆里的路线走到了孟昂口中的书店。

千文书店冬天晚上八点关门,吴卓霖到的时候人已经很少了,她一步步走上台阶,越过扶手在每一层的阅读区寻找着沈清池的身影。不论发生过什么又即将发生什么,吴卓霖想见到沈清池,这是毋庸置疑的。

走到四五层的缓台处,吴卓霖向下看到了沈清池。

她好像睡着了,靠在一个人肩膀上,右手被那个人握着放在不知道是两人谁的腿上。两人戴着同一副耳机,来自桌上同一部手机,沈清池的手机,如果吴卓霖没猜错的话,播放的该是一个叫“Sparkled Branches”的收藏列表。醒着的人一只手按在书页两侧,短发落下眉眼之前正巧挡住部分五官叫人难以辨认。但只能说这些人中不包括吴卓霖。那人把书倒扣桌面,想要腾出手去整理刘海。她的手指缓缓滑过耳边,这时她抬起头,不偏不倚地对上吴卓霖的目光。

钟黎的手指和下颌线条流畅地融为一体,普普通通的灯光照在她脸上都像是捕捉美感的放大镜,她朝吴卓霖点了点头,眼角礼貌地微微弯起。

吴卓霖一动不动。

她一动不动。

-----------
希望看得开心!

填坑记录

高三在读,不会坑,就是慢,爱修文。

在Lofter上发文的初衷是把少女时期所有脑洞都填上,不论多雷多傻多矫情……

原创:
告别 // 百合 ABO(已完成)
月食 // 百合 娱乐圈 3p(更新中)
无为 // 百合 民国 女扮男装 渣到路的尽头(大纲)
别来无恙 // 百合 古代 天雷滚滚矫情病(大纲)
空王冠 // 多CP 西幻 中二病 傻得咕噜噜冒泡(设定)

同人/RPS:
大型羞耻play现场,学会面对自己,学会面对生活!
九条河 // 百合 赵国卉×宫二 徐浩峰老师是宝藏。
科学与未来 // 百合RPS 新闻编辑室crossover 亏我能拉得出来 (大纲)
*cp Mia Wasikowska×Kristen Stewart×Rooney Mara // Dakota Johnson×Emma Watson 其实只是借脸加上捏合角色,名字用的都是影视剧中的角色
妈妈 // 降临 汉娜给母亲的一封信 超高难度作业,写完可以告别填坑大业(只有梗)
Μορφέας // BCMF crossover 校园超能力 标题令人无语到打嗝,内容令人无语到脱发(只有梗)
天天月月年年 // #周查#城震# 没有错可以一起写,徐浩峰老师是宝藏。(只有梗)

目前想写的只有这么多,发出来就是为了不坑。

【原创/百合】月食(1/9)黄桃

*百合/3p/娱乐圈
*与现实无关,人物没有原型
*道德底线很低
*2018.10.19 给姐姐吴睿霖(以及关狄卫和外甥女)的年龄做了调整,加大了姐妹间的年龄差。

1.黄桃

许长建猛然推开剪辑室房门,发出的惊天巨响震得手下员工一齐清掉了手机后台。吴卓霖坐在屋内电脑前的一小片光影里,键盘上摆成随时敲击快捷键姿势的手指却连抖都没抖一下。许长建张开嘴,成摞的说辞一页页从脑海里闪过,他眼看着吴卓霖调高了显示器的亮度,终于憋不住大叫一声,“吴卓霖!”

被喊了大名的剪辑师扯下耳机,很快她意识到这是比先回头正确得多的选择,因为许长建二话不说就冲过来拎起她的衬衣后领,把她拖到了隔壁银行的食堂。下楼梯的时候吴卓霖不得不重新开始使用自己的双腿,她顺势挣开许长建,没有想象中那么费力,跟在他身后两个台阶上学他边走边喘粗气。

食堂的午餐供应已经接近尾声,许长建刷自己的饭卡给吴卓霖打了酱牛肉、白豆腐、黄瓜凉菜和两个花卷,说的前两个字是,“坐下。”

“吃。”这是第三个字。

吴卓霖吃起来就忘了天地自我,许长建问她多久没出过剪辑室,半分钟过去她才伸出拇指和食指算作回答。许长建骂一句,停了停又骂一句,前一句给吴卓霖,后一句给自己,他不想在这件事上跟吴卓霖默契——他不想把吴卓霖当小孩儿。他托邻近窗口的师傅给吴卓霖热了碗汤,坐在她对面硬生生憋出一股抽烟的冲动。他长长地舒着气,说,“你可别再这么折腾自己了。”

吴卓霖迅速点头,往往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时才会有这样的反应,但许长建也许并没有意识到,他继续说,“你们不是都知道吗,管老师工作室前几天刚送走一个搞音效的,别人好歹愁了两天,你怎么一点儿都不害怕?”

“他也二十四,我听人说都准备结婚了,女朋友从外地赶过来,哭得差点背过气儿去。二十四,才二十四……”

吴卓霖还是无意识地点着头,但或许真因为许长建的什么话,她突然停下了往嘴里送菜的动作,抬起头说,“建哥,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她接过手机,连续两次拨给同一个号码,通话界面的“沈清池”三个字被许长建看得清清楚楚。他叫住吴卓霖,只见她大口大口地喝下紫菜汤,好像突然急着走似的,无奈他长话短说,“你别再这么熬,我就把程励峰的《昨天晚上》给你。”

许长建用手指点点大衣的里兜,年轻剪辑师的眼神随之发光变亮,他几乎感觉到欣慰,吴卓霖有救,工作室也就有救。

剪辑师伸出手说,“给我。”

许长建抿着嘴缓缓收起下巴,吴卓霖明白了,边用鼻子抽气,边不情不愿地给出承诺,“我今天五点半就回家。”

从吃过晚饭起到第二天下午两点不出剪辑室一步的情况实属稀有,但晚上九、十点钟才进家门却是常发生的事,吴卓霖跑回工作室,在刷牙洗脸和接水的空档里又打了两遍沈清池的电话,结果还是不通,最后她只好在微信上留言说今天不用送饭了,六点多钟就能到家。往常中午十二点的电话是雷打不动的,吴卓霖想不出什么连一通电话都腾不出时间打的原因,她想,一定是发生了比打雷更严重的事情。

从剪辑室转移阵地到放映室,吴卓霖没能不去想这世界上有哪些比打雷更严重的事情,好像好奇和担忧正在她左胸前跳着欢快的双人舞。可以了,吴卓霖对自己说,一边点开硬盘里名为“粗剪2”的文件,这时神圣取代了无意义的乱猜,让她的手指兴奋得微微颤抖起来。第一次在大荧幕上看程励峰时吴卓霖十二岁,影片的第一幕是女主角浑身赤裸地趴在床上翘脚抽烟,把烟灰掸在男主角的肩膀上,就是这幅画面,和画面里的女主角,成了吴卓霖几乎后半个人生的美梦。二十四岁的吴卓霖不再做梦,或者说不再轻易做梦,但她还是会在临睡前平躺在沈清池身边,趁她还醒着的时候念出一个个导演的名字,慢慢地沈清池摸清了他们身上的共同点,也就听出了那些吴卓霖羞于说出口的梦:将来我做导演,就拍你。

沈清池问过吴卓霖是什么时候爱上电影的,吴卓霖说她不确定,但她搬去北方以后就坚信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个导演,或者剪辑师,或者摄影师,再不济编剧也可以。沈清池接着问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钟黎的,吴卓霖如实回答,十二岁,她是程励峰的女主角。沈清池最后会问她是什么时候爱上自己的,吴卓霖不说话,凑过去拨开沈清池的头发亲她脸颊和耳垂的交界处。心情好的时候吴卓霖会翻身蒙起被子一言不发地直到睡着,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会说,“初三运动会,女子4×100接力,第一组第一棒,你在八道,我在七道,我看到你回头,然后我就爱上了。”

仔细想想,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可在吴卓霖心里却还像是昨天。吴卓霖已经变成吴修又变回了吴卓霖,沈清池也从重点高中走进戏剧院校又走进了话剧团,唯一没变的只有她们两个人。从前她们关上学校洗手间的阁门放肆又小心地亲吻对方,分隔两地的时候把手机和QQ密码看得比天还重要,在同一班次的火车上分手、复合又抱头痛哭,后来她们来到理想的城市,挤在宿舍狭窄的下铺一点点熟悉对方的身体,然后她们拥有了属于两个人的屋子,用成对的碗筷吃一日三餐,在同一张床上入睡醒来,互穿对方的衣裤走上马路、坐进地铁,终于,她们把生活都牢牢地系在了一起。如果问最初的吴卓霖和沈清池她们将来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大概也就是和这个人做这些事吧。

但这事实上有些顺利得超出吴卓霖的预期,她有时会庆幸,庆幸以后就会珍惜,珍惜过后又要感谢,她把这些琐碎的感慨都写进她的剧本里,等待着它呈现在大荧幕的那一天。谁知道,竟然又被程励峰抢先了。吴卓霖不用脑子的时候会认为,她跟程励峰之间存在着一种奇妙的感应,让他总能先她一步用她想用的手法、说出她想说的话,再让她不停地推翻自己、从零开始。冷静过后吴卓霖想明白了,程励峰是跟这一代人都有奇妙的感应,而先一代人一步,正是程励峰是欧洲有名有姓的导演而吴卓霖还只是预告片剪辑师的原因。

吴卓霖再次检查了电源才走出放映室,深吸一口气,在电影的余韵中显得有些飘飘然。她想找一个人说说程励峰镜头里摇晃又湿漉漉的城市;说说他反复使用的意象,盛满啤酒的大玻璃杯,或者九十年代的老电视;再说说钟黎干练精巧的披肩发,被金红色夕阳填满的皱纹,和她身上令人口干舌燥的高领毛衣;最后,吴卓霖也许还会说说钟黎和刘硕特写镜头里逐渐握紧的双手,以及他们隔着几层布料磨擦而过的肩膀。

吴卓霖想拍出这样的电影,她也想让自己的生活里投射出艺术的剪影,那里应该有她的剪辑室,有她的左邻右舍,有她的冰箱,有她的CC碟和精装书,还有她的爱情。

吴卓霖正收拾工作台准备下班的时候,沈清池回电话了。

“忙吗?”她问。

“不忙。”她回答。

“啊,”沈清池故作轻快地答应一声,“今天这么早就回来?”

“我看到了《昨天晚上》的粗剪,”吴卓霖笑起来,“今天早走,过两天又要通宵,一样的。”

沈清池停了一会儿,“要是下班的时候没下雨,你去超市买两个黄桃吧,我想做罐头了。”

吴卓霖答应后挂了电话,心想,竟然又要跟着剧团去巡演吗?

去的时候确实没有下雨,超市里人也不多,吴卓霖走走逛逛,除了黄桃,还买了方便面、熟食和一些零食、酸奶。她提着购物袋,叠好小票放进背包夹层里,在扶梯上来回翻看手机银行、支付宝和微信的账单。目前这个月的收支还算平衡,吴卓霖怀着轻松加愉快的心情走出超市大门,结果没两步就被小到中雨给拍了回来。

她正站在原地懊恼,沈清池发来一条微信,“雨衣在包里。”

她好像看到了沈清池在阳台上编辑信息的身影,她系紧了购物袋,手脚麻利地为自己换上亮黄色的雨衣。就在她戴上帽子的那一刻,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吴卓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雨衣,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嫌弃。

关狄卫摇下车窗,说,“你姐姐刚进去,上车,我送你。”

“等我一下。”吴卓霖对关狄卫比个手势,拿出当年(一年半以前)跟综艺的速度把雨衣罩在心爱的电动车上,接着钻进了关狄卫的车。

吴卓霖和沈清池本来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有属于她们俩的小屋子的,但多亏了吴睿霖的女朋友(也可以说是妻子),关狄卫是比姐妹俩过去都不差的有钱人,大方地把曾经一个人住的公寓腾出来让给了吴卓霖和沈清池。既然有这份恩情在,吴卓霖理应问候一下关狄卫的家人,也就是自己的姐姐和外甥女。

说实在的不是很想,涉及到家庭的问题在吴卓霖看来总是能逃则逃。

“我姐姐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好像要当年级主任了。”

“小孩呢?”

“也挺好的,终于愿意说话了。”

任务完成!吴卓霖低下头,给沈清池发微信叫她不用担心,碰到了关狄卫送自己回家。

关狄卫回头看她一眼,轻轻地笑起来,“你呢,看你这个月给我的钱多了两百。”

吴卓霖点点头,“对手工作室猝死了一个音效师,老板想留我们,涨了点钱。”

“这样啊,那你也要多注意身体,这种事开不得玩笑。”

“会的,”吴卓霖也笑,说,“谢谢。”

超市离家不远,关狄卫把车停在单元门口,吴卓霖的角度恰能看到三楼自家阳台的晾衣架。她不常看到这样的景象,沈清池在厨房的身影都隐隐约约地显现出来,十点钟的沈清池侧躺在被窝里玩手机或者看小说,多数时候给她留的都是客厅灯。

关狄卫从副驾驶前的抽屉里拿出两个特别的纸制品,大概既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抽屉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纸质品,她说,“过两个星期在新·历开画展,你和小沈一起来玩吧。”

吴卓霖把邀请函小心放进背包夹层,连声道谢后上了楼。

沈清池接过购物袋和背包,拍了拍吴卓霖的外衣,问她要不要洗澡,她已经烧好水了。吴卓霖看了看菜板和炉具,沈清池也刚到家不久,于是她说不用了,先帮着切菜,澡可以吃完饭再洗。

吴卓霖切完菜洗就想洗桃,沈清池告诉她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再洗比较好,吴卓霖坐在餐桌旁无所事事,沈清池又提醒她应该收拾一下冰箱。吴卓霖一一照办,这不过是许许多多相似的日夜里十分寻常的一天,她怎么也不会猜到即将到来的生命中有什么在等着她。

如果让她绞尽脑汁去想,倒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想到。

沈清池嘴里嚼着蒜苔,那是两个人都爱吃的菜,蒜苔炒鸡蛋,吴卓霖偏爱鸡蛋、沈清池偏爱蒜苔,只听她说,“上午在剧团碰到一个电影的选角导演,我被他选上了。”

“嗯。”

“我跟他去了程励峰的工作室,见到了钟黎,跟她一起演了一段。”

“他们说,让我演她妹妹。”

沈清池三天后坐高铁跟剧组去了北方,匆忙得连关狄卫画展的邀请函都没能看上一眼。

-----------
希望看得开心!
(离说好的国庆假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手动捂脸。

【原创/百合/ABO】告别(5/5,全文完)

写在前面

!!百合/原创/ABO!!

本章有生子

本来打算六章完结,现在看来五章就可以写完。


更新

(5) 故事仍将继续。


全文

(1~5)


前文

(1)       (2)       (3)       (4)


写在后面

*想给这篇改名叫“告别”。

*2018.11.5 改名工作完成。


谢谢大家,希望看得开心~

(投百推的是本人。

我家住五楼,我爸喝了点啤酒下楼看打扑克,上楼之前他买箱矿泉水想放车里,他就隔着五层楼指挥我妈在楼上按车钥匙,车钥匙可能有点老化,不太好使,所以就听到我爸和我妈来回喊:

爸:“按最下面那个!”

妈:“按了!”

爸:“我去看看……没好使……再按一次。”

妈:“按了!”

爸:“你按了吗?我说最下面那个。”

……省略无数个来回喊话……

爸:“你按呀!”

妈:“按八百遍了!!!”

然后我妈就生气了。

本来我觉得快烦死了,但后来我是笑死的,他俩太搞笑了哈哈哈。(开玩笑,其实没死。(什么玩笑???

结局:我下楼把钥匙给我爸送过去了。

番外:蜘蛛网糊我一脖子,我也不知道哪来的。

如果我明天没有发任何动态,那么我可能因为爸妈扰民被邻居举报了。

不行还是想笑,笑死我了哈哈哈哈。